千里快哉疯

——————————————
漫天里璀璨的光辉 与你相遇时最美
——————————————
头像:CU
↓子博不要点推荐不要点推荐不要点推荐 否则下面这行字会消失哦↓
【子博:ylyst】
 

【叶蓝】勇者VS魔王(第二~三回合)

第一回合点此

这篇计划中是1w字左右,本来打算全部写完再发的,但是现在8k都没写到计划情节的一半,看着越来越收不住的字数,我还是放弃一发完结吧……_(:зゝ∠)_


*原梗:BL漫画《因为魔王大人讨厌他》BY:山田2丁目

*个别设定有所变动,所有情节纯属瞎掰,如有雷同坐下聊聊o(゚∀゚)o!

*微量喻黄、韩张、肖戴

*定时发布

*大家情人节快乐吖!【←没错,这是断了快一个月的情人节贺_(:зゝ∠)_



第二回合


俗话说得好,再强的对手也会有弱点。

 

姑且先忽略一下这个是不是俗话的问题,重点是黄少说过,魔王是有弱点的,这个弱点就是魔王口腔上颚的一个像魔法阵一样的印记,同时也是魔王身份的一个标志,叶修身为魔王,这里当然会成为他的一个死穴。

蓝河原本的思路是这样的,对于这样一个战斗力“低下”的家伙,只要掰开他的嘴看一看就行了,却没想到自己估算严重失误,情急之下居然脑子一抽,就上嘴去咬了,而且即使是在如此巨大的自我牺牲下,他也没能达到目的,反而被反将一军,自己的弱点被人抓住了。

至于勇者的弱点是什么嘛……

具体请参见魔王。

而最可恨的是!魔王把他放在一旁的菜抢走了!

 

“精神损失费。”

叶修提起菜篮子,笑着在蓝河眼前晃了晃,不等坐在地上的人有反应,就拎着东西进了旁边的便利店。

“……靠!”蓝河看着他的背影十分郁闷。

那可是他这些天来掩人耳目的重要道具啊!而且怎么看刚刚吃亏的好像都应该是自己吧?要赔精神损失也该赔给他吧??

蓝河坐在地上慢慢平复着呼吸和心跳,等到稍微冷静下来后想了想,好像自己也不是很在理。

不过敌人嘛,谁还管他那么多。

叹了口气,蓝河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还有些发软的手脚,正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就看见便利店外面的橱窗上贴着一则巨大的招聘海报。

“咦……?”

他好奇地把内容大致扫了一遍之后,摸着下巴微微眯起了眼睛,却没有发现屋内的某个魔王向他投来的若有所思的视线。

 

***

 

“来来来,大家都停一下手里的活,我来介绍两个新人。”

兴欣便利店的老板娘陈果,正好心情地在店里招呼,引得众人纷纷转过头来,打量着她身边的两个穿着店服的年轻人。

这两人似乎年龄相仿,一个生的白白净净的,一看就是附近大学来打工的学生,此时大概是因为紧张,即使头上带着顶棒球帽也能感到他表情有些略微的不自然;另一个蓄着两撇小胡子,皮肤偏黄,整个人都给人一种亚健康的状态,脸上也没什么表情,看上去倒是十分成熟。

叶修看见那俩人时表情明显一怔,随即眉毛一挑,倒也没说什么,笑着冲他们点了点头之后,就按照原计划偷溜出去缓解烟瘾去了。

 

蓝河轻轻地长舒了一口气。

对于打入敌人内部这种事,他还是很紧张的,虽然本来也不指望真的能蒙过叶修,不过要是能名正言顺地在近距离的情况下伺机刺探,对他的征服大业来说也是有利无害。何况这店里人这么多,又有客人,就算被发现也不怕叶修会跟他动手。

毕竟,在这方面他已经吃过轻敌的亏了。

 

虽说是动机不纯,但到底是来给人家打工的,老板娘人又挺热情,蓝河在确认没危险之后也就尽心尽力地干起活来,不到半天就把这里的情况熟悉得差不多了,不过碍于第一天来,谨慎起见他暂时还不好打探什么,后来中午老板娘张罗着给他们买饭的时候,他本来是打算陪着去的,但是一想到另一个来打工的年轻人,还是把这个刷好感度的机会让给了他,毕竟人家才是正经来打工的嘛。

蓝河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感觉自己这场战役大概会很漫长了。

 

干等着其实有点无聊,午饭点也没什么客人来,蓝河留心转了两圈,就回过身去储藏室,打算给架上补点货。谁知他刚打开储藏室的门还没抬脚,后背就被什么人一推,给推了进去,还关上了门。

“谁?!”

蓝河一惊,赶紧转身去看,结果因为门被关上了,光线太暗,脚下一个没留神被绊了一下,整个人直接就向后一倒,他还来不及惊呼就坐进了一片软绵绵的东西里,倒是不疼。

这时灯啪地一声被人打开了,只见叶修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睛里的呆滞一闪而过,随即顶着一副想要忍笑,却明显没能成功的脸对他说:“……舒服么?”

“啊?”

蓝河被搞得一头雾水,只好顺着他的目光往自己身下看去,这一看可不得了,蓝河浑身一个激灵,差点没直接蹦上房顶。


怪不得摔得不疼呢,他刚刚直接坐进一箱刚打开的卫生巾里去了!


“咳。”蓝河手脚并用地爬起来,窘迫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本来挺紧张的心情也都瞬间烟消云散了,对着面前这个罪魁祸首一时气不打一处来,“你推我干嘛?”

叶修笑着摆摆手:“不好意思,手滑,手滑。”

这都能手滑???蓝河无语了。

“那您让让行么,我要拿货。”

“诶,怎么?你还真是来打工的?”

蓝河心里一惊,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尽量面无表情道:“当然了,不然还能是来干嘛的?”

“哦……”叶修点点头,下一秒却突然出手向前一伸,只听蓝河嗷地一声,弯腰捂着自己的嘴,疼得直抽凉气。

叶修翻看着手里多出的一片小胡子,带着笑意问:“那你贴这个是干什么?”


蓝河疼得眼泪都飙出来了,天知道他是第一次买这种变装用的道具,贴着挺容易的,没想到撕下来的时候这么疼!而且叶修出手太突然了,他没有一点点防备啊!


“你干什么?!”蓝河捂着嘴怒视他。

“还有,你这脸上抹得什么啊?蜡黄蜡黄的。”叶修无视了他的质问,双手就往他脸上摸过去,还使劲儿地揉了揉,“老板娘肯定是把你当饥民领回来的吧?”

“你个偶(给我)……胖嗖(放手)……!”蓝河挣扎着掰开他的手,差点没让他把口水给揉出来。

叶修恋恋不舍地收回了手,看着对方拿着袖子在脸上一通猛擦,顿时觉得这人真是太有意思了,也慢悠悠地就着蓝河身上的店服,擦了擦手上沾到的颜色道:“蓝河是吧?我觉得我知道你是谁了,黄少天叫你来的?”

蓝河擦脸的动作猛一停顿,警惕地看着他:“你认识黄少?”


此时他脸上的颜色已经被擦得褪去了大半,露出原本白皙的肤色来,眼里闪着点还没来得及消掉的泪光,一脸严肃认真的样子竟是有些赏心悦目。


当然,要是能把剩下的那一撇小胡子也撕掉的话就更好了。


叶修尽量无视那一撇违和感满满的的假胡子,笑笑说:“我跟喻文州更熟一点。”

蓝河心想这不废话么,你们都活了多少个世纪了,嘴上却说:“原来是熟人啊,那话就好说了,兄弟你给个面子,投降吧。”

“……其实也没有熟到可以随随便便投降的地步。”叶修一脸的哭笑不得。

“倒是你,还是早点回去的好,你打不赢我的。顺便跟你们黄少带句话,这招太阴了,我鄙视他。”

叶修说这话的时候直勾勾地盯着蓝河的眼睛,像是想要看出些什么,蓝河这才发现他这次没戴眼镜,那有些安静的错觉消失之后反而透出一点懒散来,但是这双眼睛却漆黑如夜,让他顿时又紧张起来。

“这,咳,这么说不大好吧?”蓝河没明白太阴了是指什么,但是鄙视两个字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察觉自己气势上被压了一大截,连忙强撑道,“难道你怕了?”结果语气没有掌握好,本来应该是个挑衅的反问,结果说出来却变成了彻彻底底的疑问句,听上去居然还有点小心翼翼?


妈蛋,出息呢?!蓝河顿时想要捂脸。


叶修眨了眨眼,看着他一脸懊悔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好吧好吧,那你留下吧。让人知道我怕你这样的,以后还不天天有人上门来踢场子?”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蓝河企图挽回。

“嗯知道,知道。”叶修一边敷衍他,一边伸手想要把那撇碍事的胡子扯下来。

“诶别别别!!!”蓝河连忙护住了嘴,闷声道,“我自己来就行!”

叶修也不坚持:“行,那您先忙着。”说完转身取了几样商品,就出了储藏室。

 

“诶,我说你们俩躲哪去了,也不饿吗?快来吃饭了!”

蓝河一出来就看到陈果等人已经撑起了一个简易的折叠矮桌,正坐在那边招呼他。

叶修不知什么时候又带上了眼镜,也刚放下东西往这边走,见到他微微一笑道:“哟,搞好啦?”

蓝河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陈果那边咦了一声:“这是……蓝河?你把胡子刮了?”

“啊?呃……是啊……”蓝河一惊,顿时有点不知所措。

“怎么样老板娘?我让他刮的,精神多了吧?”叶修笑嘻嘻地坐下说,“顺便给他用咱店里的那个什么什么美白乳洗了洗脸,嘿,还真管用,下次可以再多进点。”

陈果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听他这么一说就怒了,一脚踹过去道:“谁让你乱用店里的商品了?像话么?你以为你工资里还有多少可扣的啊?!”转念一想又不对,连忙跟蓝河解释说,“蓝河你别在意,不是说你啊,毕竟你刚来还不知道嘛,叶修败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以后记得多看着点他!”

“呵呵,好,好……”蓝河也只有干笑,捧着盒饭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食不知味。



第三回合


对于蓝河外貌上发生的微妙变化,兴欣众人虽然都表示了一定程度上的好奇,但是却都默契地没有多问,这着实让蓝河松了一口气,毕竟叶修那套说辞怎么看都有点勉强,如果有人来问的话,他是绝对说不出口的。

至于他这种本应该是类似于卧底的身份,在第一天就暴露了之后虽然没被撵走,却也没太大意义,现在跟一个普通来打工的真是没什么两样了,甚至还要更惨一点,毕竟是在敌人的地盘上。

头一两天的时候好像还算和平,但叶修到底是魔王,在看出蓝河好脾气又容易心软之后,就开始越来越不客气地使唤他,搞得蓝河天天跟着他跑来跑去的,累得跟头牛一样,就算想反抗也没什么力气,顶多趁没人的时候给他几拳,就这能不能打得着还的看人家的心情。心情好了,想给你打,人就不痛不痒的挨几拳,不想的话就不用说了,你连人一根毛都碰不到,而且就连嘴上功夫也比不过人家,说两句就能把自己绕进去,搞得蓝河真是没了脾气。


不过这些情况落到其他人眼里就大不相同了,众人除了啧啧称奇,还是啧啧称奇。


要知道他们家这尊大神在店里那是怎样的地位?这盘店面的资金有他一半不说,就是包子天天送来的些优质货源,也全是靠叶修的人脉,说他是正牌老板都不为过。而且他天生一副懒骨头,把事情都扔给了陈果做,就算口口声声叫着陈果老板娘,陈果也觉得自己像是来给他打工的。更重要的是,叶修虽然看上去十分接地气,跟谁好像都能贫上两句,但是大家接触的久了都能感觉得到,这人骨子里其实跟谁也不亲近,时刻都保留着一种善意的疏离,让你虽然知道他是故意的,但也讨厌不起来。至于他现在这种天天把一个人绑在自己身边的情况,那真是破天荒的头一回,连隔壁网吧里时常来蹭烟抽的魏琛看见都目瞪口呆地说:“老叶转性了?”只有当初跟蓝河一同来打工的乔一帆表示出了羡慕之情:“前辈跟蓝河的关系可真好啊。”


蓝河闻言嘴角抽搐,这仇深似海的关系哪里好了?


陈果到底也是心软,有时候看不下去了就说叶修你悠着点,一把岁数了不要老欺负人家小朋友。负责收银的苏沐橙和唐柔倒经常是高深莫测地笑笑,一副看透了一切的样子,搞得叶修也时不时的觉得背后发凉。

 

日子就这样忙忙碌碌地过着,除了第一次见面时那个结局惨痛的较量之外,蓝河再没找到向叶修出手的机会,虽说渐渐地跟店里的人打听了一些关于叶修的事情,但大都也是无关紧要的。

像是这家伙喜欢熬夜,有时候通宵游戏会去隔壁网吧找魏琛蹭电脑;像是他有个谜一般的忠实粉丝包荣兴,疑似黑道中人,天天早晨哼着歌蹬着小三轮来送货,最喜欢的歌曲是狮子座;再像是,这家伙是个老烟鬼,经常会随手拿了店里的烟来抽,每个月的工资基本上都是这么给扣光的……

而最让蓝河在意的一点的是,叶修明明不近视,为什么还整天戴着一副平光眼镜?耍帅么?

 

“啊?叶前辈那是平光镜?”乔一帆有点惊讶。

“是啊,你没发现吗?”蓝河又扭过脸去问正在算账的陈果,“陈姐你知道为什么吗?”

陈果头都没抬地说:“那你肯定是看错了,他那不是近视镜就是老花镜,我以前拿起来看过,反正我这眼睛不近视的是什么也看不清,带着还头疼呢。”

“看不清?”

蓝河疑惑了,就算是近视镜或者老花镜,视力好的人带着头晕还合理些,严重的也有可能会有点头疼,不过怎么会看不清呢?视力没问题的话,人的眼球是可以自动调节焦距的啊,虽然会费点劲就是了。

 

那个眼镜果然有问题。

 

“诶行了,先不说这些了,”陈果算完账,伸了个懒腰说,“再过两天就是咱们店庆十周年的活动了,每次这个时候叶修都会躲得不见人影。蓝河,这次就交给你个艰巨的任务,店庆那天务必要让叶修呆在店里给我帮忙!”

“啊?”蓝河苦着一张脸道,“为什么是我啊?”

“谁让你俩关系好得天天黏在一起的?就你了,一定要完成任务啊!”

蓝河:“……”

都说是仇深似海的关系了,到底是哪里让你们觉得好了?!

 

吐槽归吐槽,但是怎么能让叶修在店庆那天乖乖呆在店里这件事蓝河还是动了动脑筋的,只不过动的十分痛苦。

要知道那家伙曾经当着他的面发动过瞬移啊,他要是真的想往哪跑,他蓝河就是有八只手也拽不住好么?

于是蓝河就这么愁眉苦脸了两天,心想着第二天就店庆了,他要是现在去跟叶修坦白求求情管不管用?


还是算了。蓝河摇摇头。


忽地对面伸过一只手臂来,叶修的声音传过来:“要打么?”

“啊?”蓝河抬头看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叶修本来是想,看这孩子这两天蔫儿的厉害,该不是自己欺负得狠了?正说给他打打撒气,结果一看他这样子心里也直叹气,于是好脾气地又往他身前凑了凑:“我这儿请打呢,蓝河大大。”

蓝河发现他又没带眼镜,看着他眨了眨眼说:“你给打么?”

叶修也冲他眨眨眼:“你想打么?” 

蓝河看了看眼前的手臂,想了想还是说:“……算了。”

“诶?这是怎么了?”叶修奇怪地看着他,“心情不好?”

“……”


这么明显的事还用问吗?蓝河翻了个白眼没理他。


叶修也不在意,煞有介事地摸摸下巴做沉思状道:“嗯,我帮你来分析一下,因为什么呢……反正肯定不是因为我。”

“就是因为你啊!”蓝河怒了。

“哦,那说说吧,我又怎么你了?”叶修毫不意外地问。

你也知道是“又”啊?蓝河深深地叹了口气说:“明天就是店庆了,你应该知道吧?”

“诶!就是,你不说我差点忘了。”叶修拍拍他的肩说,“明天早晨后门等我啊,今天早点睡……”

“等等等……”蓝河打断他,“后门等你?你要干嘛?”

“开溜呀!”叶修理所当然道。

“……”


合着这货不但自己要跑,还要带着他一起跑?


“谁说要溜了?凭什么要溜啊?”蓝河无语地问他。

“哦,你要不想溜就算了,我自己也成。”

蓝河简直想吐血:“成什么成啊,不成!老板娘让我明天把你留在店里帮忙呢,你那儿也不许去!”

叶修一愣,看着他笑了:“你就为这事儿愁呢?”

“……啊,是啊,怎么着吧。”蓝河一股破罐子破摔的架势看着他。

只见叶修垂着眼睛笑笑,好像思考了一下又好像什么都没想,说:“行啊。”

这回换蓝河愣了:“嗯?”就这么简单?

 “不过,如果有什么后果的话,你可要负责才行。”叶修又加了一句。

“后果?”蓝河表情古怪,“你还要砸店不成?”

叶修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怎么可能?这店怎么说也有我一半。”

“那能有什么后果?”

“呵呵,谁知道呢。”

 


TBC.


 @酸梅貘 好阿貘,快把脑子里的东西扔了想点别的。

可雾……在哪里我诶特没找到……你自己来看吧_(:зゝ∠)_【你

嗯,下次更新不知何年何月,各位英雄我们有缘再见【不


——————

补上被屏蔽的




 
评论(15)
 
热度(86)
© 千里快哉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