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快哉疯

——————————————
漫天里璀璨的光辉 与你相遇时最美
——————————————
头像:CU
↓子博不要点推荐不要点推荐不要点推荐 否则下面这行字会消失哦↓
【子博:ylyst】
 

【叶蓝】花魁道中

*又名:用我的腿毛套牢你 / 腿毛高手;

*预告(伪)下一部大概是:腿毛征服世界

*阅读须知:这是一个以腿毛为中心,由各种梗组合而成的有点破碎的……故事??(带了两个问号啊喂)太太们的脑洞太大了,我已经很矜持地没有把更加奇幻的设定写进去了,信我。【你其实脑的也不少吧?

*来,重要的事要跟我说三遍:我们是粉不是黑。我们是粉不是黑。我们是粉不是黑。你们看前两个被划掉的*就知道我们是心怀善意地来搞笑的了,对吧:)

 

以上。

 

 

 

【叶蓝】花魁道中

 

 

在荣耀大陆上的第十区,有一条著名的花街,这里街市如昼,美姬如云,一派花天锦地美不胜收,引得各色人士不远千里奔波前来一领风采。

但要说这花街中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兴欣的花魁苏沐橙小姐出行时的盛况了,不仅是前来游玩的文人雅士,就连花街中人也决不愿错过这样可以一睹花魁芳容的难得机会。

 

“往哪看呢?”

苏沐橙扶着旁边人肩膀的手指轻轻一捏,脸上温和的微笑毫无破绽,脚下的步子也依然缓慢而优雅。

花魁道中,街道两旁观望的人头攒动,欢呼和惊叹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凡。叶修被这一捏回了神,笑着将抬到一半的烟嘴送入口中:“这不是又瞅见几个看你看傻了的愣小子嘛。”

苏沐橙闻言微微地歪了歪头,意味不明地笑着冲他眨了眨眼。

 

“刚刚看傻的人难道不是你么?”

 

***

 

“听说这次与花魁的初会又是不了了之。我说什么来着,兴欣那帮家伙根本就没打算把苏沐橙嫁出去,说是用这种方法选婿全是胡扯,明明就是以此为噱头想要养活他们家的茶馆而已!太卑鄙了!这不就是明目张胆地欺负我们蓝雨没妹子么?!”

黄少天一怒之下拍案而起,惊得前来送账的蓝河一个哆嗦。

 

这里是荣耀大陆有名的茶道世家——蓝雨,所开的位于第十区的分号,蓝溪阁。

又到了一年一度查账对账的时候,两位当家的一来就遇上了风光无两的花魁道中,果不其然地又把性子直爽的二当家气得不轻。

 

“少天。”一旁坐着的大当家——喻文州,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又微笑着接过分号管事之一的蓝河递过来的账本翻看起来,“我们原也不是靠这些来立本的,何必在意。倒是听说他们家的茶确实不错,这才是咱们该关注的事。”

“是吗?真的假的??”黄少天一脸不信的样子,瞅见一旁的蓝河问,“诶小蓝,你喝过没?怎么样啊??”

蓝河被偶像点了名,心里正高兴呢,于是老实回答说:“没有,黄少。毕竟是竞争对手,也不方便过去……”

“哈哈哈好!不去就对了!搞得好像我们怕了他似的,不能让叶修那帮人太得意。不过还是有必要了解一下,怎么能比较隐秘地去查探一下他们的虚实呢……”

黄少天摸着下巴一边嘀咕去了,蓝河看看他,又看看还在认真查账的喻文州,心里萌生了一个想法。

 

***

 

“这事要是被黄少知道了,我们肯定没有好下场……”

笔言飞在兴欣茶馆里如坐针毡,一想到自家二当家下午发火时的样子就一阵肝儿颤,他这刚教育完部下远离兴欣,没成想晚上就被蓝河拽着来“查探敌情”了。

“小声点儿!”蓝河不动声色地踹了他一脚,“我们也是为当家的排忧解难。你小子给我稳住了,办成了回去我让大春给你记头功。”

笔言飞苦着个脸问:“那要办不成呢?”

蓝河闻言瞥了他一眼。

 “那就一起死。”

说话间茶点送了上来,两人还来不及为高昂的费用肉痛,就被入口醇香的清茶惊得说不出话来。再扭脸看看室内各人,均是一副享受的样子。与其说他们来此是为了一睹花魁芳容,倒不如说大部分人确实只是冲着这清茶来的。

策略啊,兴欣这一手无疑是成功了。

可这上等的清茶又是如何而来呢?蓝雨可是茶道世家,怎么能就这么输了!

蓝河略一思考,跟笔言飞打了个招呼,就小心翼翼地往兴欣的后院摸去。

 

***

 

后院一朴素典雅的屋内,叶修正任苏沐橙一会儿衣服一会儿头发地捯饬着自己。人看上去似乎十分配合,实际上却是满脸地无奈。

“眼看兴欣就不用靠这个来吸引客源了,你不去会客不就得了,还非得折腾我一顿是吧?”

“是呀,不好看吗?我一直想这样扶着你在街上走一回呢。”

苏沐橙笑嘻嘻地摆弄了他一会儿,突然想起化妆的盒子没有带来,于是便吩咐了叶修乖乖的不要乱跑,自己起身出去了。

“诶呦。”叶修见她离开,马上把脑袋上沉得要死的头饰脱下来,再将外面一层层繁复的华装褪下,扯松了里面袍子的领口,这才大大地松了口气。谁知他这口气刚松到一半,屋子的推拉门哗啦一声,被什么东西砸出了个大洞。叶修一愣,再定睛去看,哟喂,这不是个大活人嘛!

 

“我靠……”蓝河揉着屁股一脸痛苦地想要站起来,这和式的建筑他果然还是无法习惯,上个走廊愣是被绊倒,一头就栽进面前的屋子里,幸好这里的推拉门都是纸质的,声音不是很大。而且他之前看到有个妹子从这里出去了,于是默默期盼了一下,希望这屋里已经没人了……

 

可惜的是,期盼落空。

 

蓝河先是看见满地凌乱的华服和一个十分眼熟的头饰,再一抬头,只见一个一身红装,长发披肩,嘴上叼着个烟斗,正扯着胸前的衣襟看着自己的……男人。

 

咦——?!是不是哪里不太对?!!

 

蓝河一时没反应过来,出口就问:“你……你谁?”

叶修看着他的样子露出一个颇有深意的笑,潇洒地走到床边一躺,支着头对着目瞪口呆的蓝河道:“我当然是这儿的花魁呀,小公子。”

蓝河一个激灵站起身来,看着眼前的人因为侧躺而从衣摆间露出的茂盛的……大腿毛,浑身涌上一阵恶寒。

“花魁‘小姐’,您腿毛真‘漂亮’。”他皮笑肉不笑地说。

叶修惊叹:“小公子眼力好生了得,若不是这样我还当不上花魁呢!”

蓝河嘴角不禁抽搐两下:“……这是什么鬼的评判标准?!”

“是真的啊,小公子你有所不知,我跟苏沐橙小姐不一样,这男人之中的花魁可不就是以此来评判的么?这既要注意保养,着装也是有要求的……”


叶修逗弄人的兴致上来了,瞎话编得是一套一套的,蓝河起先还不信,到最后愣是被他这一通面不改色的胡言乱语给唬住,连自己是来干什么的都忘了。


“所以说,这个护理啊是绝对不能大意的,公子懂了么?”叶修含笑问他。

“哦、哦……”蓝河眨眨眼同情地说,“兄弟你也是不容易啊。”

“噗——”叶修一口烟喷的到处都是,差点没呛着自己,干笑着说,“呵呵,可不是么,竞争很激烈啊……”接着他口风一转凑近了蓝河,趁其不备用手指轻佻地挑了一下他的下巴。

“不过,我看小公子你很有潜力嘛。”

“呃?”蓝河呆呆地在近距离里看着叶修的脸,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脸已经红了。

“怎么样,要不要来我们兴欣发展啊?”叶修说着又靠近一步,捏住蓝河落在肩头的长发在指尖把玩。

蓝河这才猛然回神,一把夺过自己的头发怒道:“你!请你自重!”

“诶,先别急着拒绝啊,让我来猜猜啊……”叶修看着他上下打量一番接着说,“看你这身着打扮,一定不是那种只顾寻欢作乐的市井之徒,富豪家的贵公子嘛……也是不像,倒像是书香世家里偷跑出来的。要是被你家里的人知道你这样闯入花魁的房间意图不轨,恐怕……”

蓝河听着就变了脸色,虽然这家伙说的不准,但是这个情况却又有些相似,他的确是瞒着蓝溪阁里的人来的,尤其不能让黄少天知道。

“你,你想怎样?”

叶修笑了:“其实……”

谁知他刚说到一半,就听见外面苏沐橙在跟什么人说话的声音。叶修心里一惊,连忙把蓝河一拉,将他藏在了床边推着的那一地华服之中,但是蓝河毕竟是个大男人,还有一半身子露在外面,叶修干脆往旁边一坐,下摆一撩,用自己的衣服勉强遮了一下。

 

“哇,你这是练什么功呢?”苏沐橙惊讶地透过纸门上的大洞看着床上坐着的某人。

叶修呵呵一笑:“穿墙之术吧。”

苏沐橙眉毛一挑,显然是不信,刚想再问,只见叶修忽地伸手往小腿处摸去,同时那华服堆就的小山包细微地抖了抖,然后就没了动静。

苏沐橙见状先是怔了怔,接着一副幡然领悟的样子,轻抬起下巴,指着那堆衣服发出一声无声地“哦——”,叶修看着她连忙赔笑,默默地用食指比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此时蓝河在旁边藏得可是异常憋屈,本来叶修拉他他是不愿动的,只是对方力气太大他有没有防备,转眼就被扔进了衣服堆里,脂粉味扑鼻而来,逼得他连忙扭头,下一秒却又被叶修的衣摆糊了一脸,随之而来的还有叶修毛茸茸的……小腿。

我擦!这个不能忍!

蓝河刚想发难,就听见外面有女人的声音,只好还是硬生生忍了,毕竟这样被人看见也是毁了他一世英名啊,只可恨某些人的小腿毛一直在他脑袋旁边蹭着,引得他光想打喷嚏,就在他实在憋不住要张嘴的时候,一只大手隔着布料就糊上来,差点没把蓝河给扇趴下,慌乱中也只好抱紧了旁边的小腿保持平衡。

这,这叫什么事儿啊!?

 

“好吧,”苏沐橙感受不到藏在衣服堆里的蓝河的挣扎,冲着叶修说,“贵客上门,有人要找我呢。”

她嘴上说着“我”,手却往前一伸,指了指叶修又指了指旁边的衣服堆。

“哦。”叶修会意,“那一起去呗。”

 

***

 

黄少天无疑是气愤的。

不像话!太不像话了!白天他这厢刚说完不让人来兴欣,晚上就被他碰见一个鬼鬼祟祟地在兴欣茶馆里喝茶的。

这还不要紧,问题是这一问居然还不是一个人!成群结伴哈啊??

这也就算了,可再问居然另一个还窜人后院去了!而且还好久没回来!

这是什么情况?这明显是被人抓包了的情况啊!

“你说说你们,你说说你们!都说不让来了还来!来也不告诉我一声!你看看你们没我能行么?蓝河这肯定是身陷敌营回不来呀!”黄少天一脸很铁不成钢地低声教训着笔言飞,“诶对,我来这儿的事可别说出去啊,要是大当家的知道了我可保不了你们,我自己也要遭殃的,你听见没?”

“是是是……”笔言飞态度诚恳地低头认错,心里却默默吐槽着虽是这么说可黄少你自己还不是来了么……

“可黄少,咱们为什么要见花魁啊?”笔言飞抬头瞅了一眼悄悄地问。

 

他们现在身处一个布局典雅的和室内,黄少天一知道蓝河丢了(?)就叫来了茶馆的老板娘,说是要求见花魁,那年轻漂亮的老板娘看到黄少天后像是十分激动,二话不说就叫人带他们来这里等着了。

 

“当然是找她要人啊。”

黄少天话音刚落,就听见不远处笨重的木屐踩在地板上的声音,还有些杂乱的声响分辨不清,大概有四五个人在往这边走来的样子。

笔言飞咽了咽口水,赶紧正襟危坐,黄少天倒是很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大爷似的继续举杯喝茶。

直到门唰地一声被拉开,只见一个身着盛装身材高挑的人正立于门前。

“呵呵,我当谁呢,这不是有名的话唠嘛?”叶修扯了扯笨重的华服,摸上了自己还带点青胡渣的下巴。

“哦噗——!!!”

黄少天一口老血……不是,一口老茶喷出去老远,咳得差点没躺地上去。

“我次奥,叶修……咳咳咳!!”黄少天咳红了一张脸,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浓妆艳抹的……男人!

“居然用这种手段想把我恶心死,你真是太卑鄙了!!无耻啊!!!”黄少天痛苦地捂着自己的眼,末了还加上一句,“恶心啊!!”

笔言飞还深陷不可言状地心灵打击之中,尤其是在他看到叶修身后跟着的那个人之后,整个人就更不好了。

卧槽那不是蓝河么?!原来你是个美人胚子啊?!还捂什么捂不要捂了!你就是烧成灰儿你笔哥也认得出你啊!!

笔言飞这边内心一阵狂吼,孰知蓝河那边也不好受。

哦擦是黄少和二笔……妈蛋不要看了!再看老子回去挖了你的眼!

蓝河默默地用宽大的衣袖捂住了自己的脸。

还挺香……

 

可恶。

 

***

 

蓝河还是趁机溜了。

这要多亏了黄少天一直拉着叶修东扯西聊的,帮他制造了脱身的机会,不过他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安。

“你也是拼,”笔言飞帮蓝河拎着过长的衣摆忍不住感叹,“查探虚实都把自己查探得变了性了快。”

“滚蛋。”蓝河作势要踹他,比划了一下就抱着自己身上架构复杂的衣服拉着人往院子里面跑。

“诶不对等等,咱要跑路得走另一边啊,怎么还往回钻……你舍不得走还是怎么着?”

“你才舍不得走!老子衣服还在里面扔着呢!!总不能就穿这身回去!”蓝河怒了。

“诶玛兄弟对不住,”笔言飞乐了,“可你这身儿也不赖啊哈哈哈……”

 

两个人一路打闹,兜兜转转地,好不容易找对了地方,按说换个衣服也就分分钟的事儿了,谁知他俩研究了半天,愣是没研究出这身乱七八糟的花魁的衣服是怎么脱的……

 

“诶等等,你看这条带子是哪边绑过来的……我靠好紧,这是怕你跑啊。”

“你……妹的!轻点儿!你要勒死我啊?!”

“我好心帮你,你能不能态度好点?麻烦死了……干脆撕了得了!”

“啧,那怎么行,人家好好的衣服又没招你惹你……”

“真行,这还没怎么着呢你还心疼上了……诶别动,趴好趴好,我好像找着了……”

 

结果叶修刚进门的时候,就看见笔言飞坐在蓝河身上,正把他腰间的衣带拉开……


笑得还挺开心。

 

说不清什么地方冒出股小火,噌噌噌地就往上窜。

 

“啊,”笔言飞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叶————神………………”

等话音落的时候,他人已经被叶修扔到屋外去了。

蓝河闻言一惊,刚想跳起来就被一只有力的手又按回了床上。

“我来帮你。”叶修沉声道。

“你、我……不,不用了!”蓝河下意识地伸手就往身上挡。

这是肿么回事??这个剧情发展不对吧?!

叶修挑眉:“嗯?你不是要脱衣服吗?”

“啊是……但是还是算了,我,我不换了。”蓝河说着就要起来。

“那也行,正好我们可以继续刚才的话题。”叶修又把他按回去。

蓝河又挣扎了几次,最后还是认命地躺床上了。

 

日啊!这人手劲怎么这么大!!

 

“你要说什么?”蓝河没好气地问。

“英雄啊,来兴欣吧。”叶修语重心长。

“滚!我是蓝溪阁的!”

“诶,有什么关系嘛,我允许你来打工。两边都不耽误,多好。”

“好个大头鬼啊!我们蓝溪阁还一堆事儿呢!”

“那你还闲得偷跑来兴欣?”

“我……”

“还闯人闺房?”

“?!你那也叫闺房?!”

“当然!那可是沐橙的房间。”

“……”

“而且蓝小公子你这么有潜力,被埋没真的太可惜了。”

“潜力……”

蓝河嘴角抽搐地瞄了一眼叶修豪放的大腿毛。

 

这种潜力他不想要啊!!!

 

“是啊,你看,你不能光看表面。”叶修忽地拉起蓝河露在外面的一条腿,揉着上面稀疏的几根细毛道,“我给你揉几下你就看出效果了。”

“你等等!我……靠……?!”

蓝河猛然弹起,觉得身上瞬间一麻,出口的声音都不太好了。

“叶……”他低着头抓着叶修的胳膊开口。

“什么?”

叶修看着他,炙热的呼吸全部喷在他脖颈上。

蓝河抬头刚想说点什么,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几句话带着背景音乐瞬间撞进他脑袋里:

 

有xx,更自信。
xxx,头屑去无踪,秀发更出众.
xx真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爱生活,爱xx!

……

 

简而言之,就是,白的变成黑的了,光的变成毛的了……

 

这不绝是他的腿!!!!

 

 

————“哇啊啊啊啊啊——!!!”

 

蓝河和叶修猛然从床上坐起来,两个人步调一致地掀开被子就向着蓝河的腿看去。

 

稀疏的毛发,总体上还是白光光的大腿。

 

原来是个梦……

 

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蓝河瞥了叶修那边一眼,皱了皱眉头说:“老叶,明天就给我把你那身毛剃光了。”

叶修:“……”

“嗯?”蓝河挑眉。

叶修:“……哦。”

 

 

【后记】

 

某日,陈果大老板慷慨解囊,邀请兴欣众人去海边游玩,可带家属。

 

魏琛(手指哆嗦地指着叶修光洁的小腿):卧槽!叶修你个变态!

叶修:………………

 

 

如!果!这!都!不!算!爱!!

 

 

END.

 

 

 

PS.关于花魁道中的简单科普:

养成一位花魁要花上极高的成本,也因为如此,花魁与其他等级的游女不同。如果想接近花魁,则必须到称为“扬屋”的茶店中寻找机会。客人到了扬屋以后,得先洒下重金饮食、招唤艺者来显示自己的财力。这时老板娘会探探客人的底细,看看适合那一个等级的花魁,再写一张“扬屋差纸”,请指名的花魁前来,这时重头戏才开始。

花魁往扬屋的路程称为“花魁道中”,在队伍最前方的是拿着印有专属于该位花魁定纹(类似家纹)灯笼的男人,接着是两位“秃”(指游廓中10岁前后帮花魁打杂的小女孩),手上拿着花魁的用品。再来才是穿着厚重,脚踏高五到六寸木屐的花魁,其后还跟着数位“新造”(年纪较秃为长,但还未能接客的女孩),以及保镳等人。(可以参考文章前面的图片)

(来自百度百科:花魁)

 

所以,这里沐沐女神出行的场面还是很浩大的,叶修担任的应该是类似保镖的角色?不过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花魁啦,只是脑洞默默地开成了这样,博君一笑尔,大家不要太认真QWQ


【附录】那一天我开群的方式不太对……

事情的经过是这个样子的(注:话题的中心是花魁老叶):







……

嗯,这只是众多神奇设定之中的冰山一角,不久之后我就积极地加入了大家的讨论之中,于是就有了现在这篇……

坏心眼地圈一下腿毛洞主们: @阿达的坑地  @酸梅貘  @奶油花 以及全程扶额状态的: @小笔记织毛衣 

好了,坦白和出卖的环节完毕,真是个漫长的过程啊,我的良心备受煎熬……嗯,就这样,我要去跑路了,再见再见。。。【顶起了锅盖逃



 
评论(16)
 
热度(116)
  1. 清风与茶千里快哉疯 转载了此文字
© 千里快哉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