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快哉疯

——————————————
漫天里璀璨的光辉 与你相遇时最美
——————————————
头像:CU
↓子博不要点推荐不要点推荐不要点推荐 否则下面这行字会消失哦↓
【子博:ylyst】
 

【叶蓝】大年初一

*这是一个手抖引发的血债,这教导我们一定不要随便去点推荐,手抖也不行!【no

*大概是叶神退役后的某个大年初一,已交往,已同居设定。

*话说这其实是今年过年时的脑洞,当时只是脑补了一下没写,现在脑子里空空如也,只好把这个重新吐出来给 @漫三少 (man)三(ba)少(pi)吃,虽然最近笔力为负,质量不高,但是好歹超了500字一半还多呢!感受到我的诚意了吧!o(゚∀゚)o【你……


【叶蓝】大年初一


“居然这样都能睡着。”刚刚洗漱完毕的蓝河,看着床上那个四仰八叉的身影,心里一阵佩服。


一大早天还没亮,蓝河就被喜庆的鞭炮声噼里啪啦的从睡梦中轰了出来,再也睡不着的他只好揉着脑袋从某人怀里挣脱,打着哈欠准备起床。


蓝河站在门边看了一会儿,想叫他起来又有点不忍心。

虽说他们都是习惯了熬夜的人,不过昨晚跨年时两个人都有点小兴奋。除了疯疯癫癫的趁夜跑出去,迎着寒风放了挂鞭炮凑热闹之外,叶修难得的顺着蓝河的小心思被灌了好几杯酒。结果不出意外地,分分钟醉倒在地不省人事了。惹得蓝河一通狂笑,简直怀疑自己身上会多出两块儿腹肌。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蓝河突然有了一种:是不是不应该欺负叶修不会喝酒啊……←这样的愧疚感。

算了,饶你再睡一会儿。

蓝河笑了笑走到窗边,把床帘拉开一条缝,看着外面渐渐亮起的天光有点儿小感慨,随手又打开了窗户,湿冷的空气争先涌入,席卷着一股火药味儿与屋内的暖风做着交换,先前有些发闷的鞭炮声也瞬间棱角分明起来,犀利的割碎了空气撞入耳膜,洗刷着它们的存在感。

蓝河被冷风吹得一个激灵,心想真不愧是新年第一天,这鞭炮放的绝对不比跨年时的声势小。

就在这时,蓝河屁股上突然被人踹了一脚。这一脚把他吓了一跳,差点没直接从窗户上蹦出去。回头一看,叶修正把半个脑袋捂在枕头里,露出的嘴巴嘟囔着什么,但是淹没在炮声中听不分明,脚丫子伸出去老远,现在还在蓝河屁股后面不远不近的呆着。

关上窗户,蓝河一脸莫名其妙的凑过去,用手拨拉了一下叶修的脑袋道:“醒了?你踹我干嘛?”

只听叶修模模糊糊道:“……大早晨开什么窗户,又冷又吵的。”

“……”蓝河突然觉得自己的不忍心真是太多余了。

“睡毛睡!起了起了,过年了!!”一把夺了叶修的枕头和被褥,蓝河板起他的肩膀使劲晃,“快来给大爷我拜年!不然没有糖吃!”

叶修被他扯得直皱眉,嘴角却忍不住向上挑。他眯着眼睛双手向前一捞,借着惯性带着蓝河重新倒回到床上,脸凑到他耳边吹了口气道:“过年好,求吃糖。”

“这么敷衍,诚意呢大神?”蓝河笑着想要拽着他起来,却发现自己被压得死死的,动弹不得。

“诶?我说你倒是起来啊?”

叶修笑而不语,双手不老实的钻到蓝河的衣摆里揉捏起来,手法极其恶略,弄得蓝河瞬间就有点腰软。

“你……别乱动!”蓝河窘迫。

清晨本就是情欲高涨的时候,何况叶修越来越硬挺的某处还一直顶着蓝河的身体,更使得他很快就有了感觉。

“不是说要诚意吗?那就告诉你一件好事,听说初一早晨起来干的第一件事,会成为一年里每天都要干的事。”叶修睁开眼睛,把自己覆到蓝河身上,一边动作一边笑道:“我们来试试怎么样?”

“你、你胡扯!”蓝河按住他作乱的双手低喘道:“……我唔……我怎么没听说过?!”

“这不就听过了?”叶修低下头去吻他,蹭着他的唇含糊道:“真是对今年前所未有的期待啊。”

“期待你妹唔……!”

蓝河一边沦陷,一边用他最后的理智挣扎着想:真是作死,这是要把自己当糖吃了的节奏么?


错,这是每天都要拿你当糖吃的节奏啊,蓝河大大~(*/ω\*)[脸红掩面] 


——HE——


******************


蓝河再次扶腰大骂:又是HE,看到这两个字母就准没好事!【详见 【叶蓝】猫 HE后部分】

叶修舔嘴笑得一脸餍足:我怎么觉得正好相反呢。

作者表示:不管怎样都是(man)三(ba)少(pi)的错╮( ̄▽ ̄")╭ ~【说完就跑


 
评论(5)
 
热度(70)
© 千里快哉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