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快哉疯

——————————————
漫天里璀璨的光辉 与你相遇时最美
——————————————
头像:CU
↓子博不要点推荐不要点推荐不要点推荐 否则下面这行字会消失哦↓
【子博:ylyst】
 

【叶蓝】先生与夫人(3-4)

*这比我想像的难写多了,这方面的知识我也只懂个皮毛,一知半解的只能写个大概意思出来,都是之前考试看专业书时开的脑洞,就当是我任性,想给自己一个交代吧。

*OOC……我都不好意思打叶蓝tag了……总感觉会雷着不少人,食用过程中出现不适一定要右上角x,我可是提前提醒过了啊,就算要挂我的话……我也……无话可说_(:3JZ)_

*自己连改都改不动,所以更完我就跑了……拜拜.gif


【叶蓝】先生与夫人

*沿用了《绅士与管家》的设定,前文在此


3

 

就在兴欣被各路人马踏破了门槛时,身为罪魁祸首的叶修继续无视着媒体关注的目光,在自己家后院的球场上享受着二人世界。

 

“我说什么来着,除了发球区和球洞之外,场地严重缩水。”叶修坐在球车上枕着双臂埋怨道:“不过一共也才九个球洞,我不得不批评一下你啊小蓝。”

“您三年也不见得想起来打一次,这个规格已经很奢侈了。”蓝河目不转睛的驾驶着球车。

“之前那是忙啊,现在不是有空了么。改天再帮我添几个沙坑和水障吧。”

“听说最近室内高尔夫很流行。”

“别逗了小蓝,那也能叫高尔夫?”

“那就等您什么时候能一杆进洞了再说吧。”

“一杆进洞啊……随时可以嘛。”

叶修一脸玩味看着身边正开车的人,而蓝河则努力装作并没有听出他语气中的深意。

等他们到达落球点,蓝河挑了根球杆跟刚下车的叶修研究起了地形。

“球杆选的不错,不愧是我的专属球童。”

叶修比划了一下位置,微微侧头垂首,开始调整姿势。

蓝河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兜里的电话就震了起来。

最近几日由于各种原因,叶宅内外都少有安宁。叶修倒是痛快,直接关机完事,但蓝河却是不能,即使知道这些打电话的人多不会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他还是得尽职尽责的回复他们。

他熟练地摘掉手套将手机取出,看到来点显示时微微一愣,但还是很快就接了起来。

“您好,这里是叶公馆,请问……请稍等。”蓝河的声音顿了顿,随即捂住话筒冲叶修轻声道:“先生,陶总想要跟您谈谈。”

叶修正前后调整的球杆微微一顿道:“就说我在忙。”随即猛然挥杆,将球狠狠打了出去。

“啧,坏球。”

叶修眯着眼看着那球跌进仅有的几个沙坑之一,一回头就看见蓝河正皱着眉头跟电话那头的人客气的说着什么。他心里一软,走过去揉了揉蓝河好看的眉毛,轻轻吻了下他的嘴角,随手接过了正处在通话中的手机,一脸“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啊”的表情,把话筒放到了嘴边,并转身示意他上车。

蓝河一句“先生,您自重。”就这么卡在了嗓子里,只好泛着微红的耳尖,跟着他回到了球车上。

 

“陶总好久不见啊。”

“叶修……?”电话那头的陶轩一愣,没想到这么快就换了人。

“是我,有事儿您说。”叶修把烟叼进嘴里,就着蓝河手里的打火机吸了两口,语气间不禁带了些满足的笑意。

“叶董好像心情不错?”

“陶总懂我,确实不错。”

蓝河见他脸上笑意愈深,却丝毫未达眼底。

“……关于这几天的事情,叶董不觉得该有所表示吗?”

“表示?恕叶某不懂陶总的意思。”

“算了叶修,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很清楚我打这电话来是什么意思。”

“呵呵,陶总太抬举叶某了,我已经很久都猜不到你脑子里整天在想些什么了。”

对面一阵沉默,叶修看着风景吹着烟圈儿,倒是一点也不着急。

“约个时间吧,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不必了,已经太晚了。”叶修脸上的笑容淡了些接着道:“我记得一年前我也跟你说过同样的话,如果那个时候你肯坐下来跟我谈,也不会出现现在这种局面。离职信我早就让蓝河发到公司了,相信你不会没看到。我和嘉世的缘分已尽,咱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谈的了。”他说到这里稍一停顿,又道了声“保重。”就一刻不停的挂了电话,随手还给了蓝河。

蓝河刚接过手机,叶修整个人就探了过来,抓住他放在方向盘上的手猛地向旁边一转,球车立马一个180度大转弯,多亏了电车的底盘低马力小,这才没有直接侧翻。

蓝河猛抽一口凉气惊道:“先生?!”

“诶,在呢。”叶修心里偷笑,抓着他的手却不肯放开,“不打了不打了,我累了,晒了这半天一身的汗,走,陪我回去洗澡。”

“……是帮您洗澡。”

“行,帮我洗澡。”叶修从善如流道,反正到时候还不是他说了算?

 

 

4

 

来不及被气扇排走的白色水雾,将浴室里的两个身影环绕的隐隐约约,在柔和的灯光下透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蓝河此时换下了外套正半跪在浴池边,他只穿着件白色的衬衣,脖领处的扣子被解开了两个,露出了一节精致的锁骨。袖子全部挽在手肘处,好看的手臂正挂着些晶莹的水迹,随着双手撩水的动作轻轻摆动。

叶修坐靠在浴池的一角,任蓝河在他身后帮他擦洗。他垂眸看着水面上倒映着的人影,那雷打不动的认真神情,总是让他有种说不出的心动。

突然他将头向后仰过去,惊得蓝河手上一顿,微微抬起头来用询问的目光与他对视。

“蓝啊,来一起……”

“不,先生,谢谢。”蓝河想都没想就打断了他。

“……你都不知道我要说什么就拒绝了?”叶修挑眉看他。

“我很清楚您要说什么,而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讨论过很多次,唯一的答案就是:不。”

“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保证。”叶修举手作发誓状。

“……”蓝河无奈的抿了抿嘴唇,示意了一下水面道:“先生,水很浅,也很清澈,我在这里看得一清二楚。”

叶修笑了笑稍微撑起了身体,凑近蓝河的脸庞轻轻道:“那你还拒绝我这么有‘诚意’的邀请?”

蓝河看着他凑近却没有躲开,慢慢的擦掉了他脸上的一滴水珠,弯了弯眉眼失笑道:“是‘危险’的邀请。”

“那这个呢?”

疑问的尾音随着瞬间缩短的距离消失在唇齿之间,叶修反手扣住了蓝河的后脑,仰着头加深了这个倒着的吻,蓝河也只有扶着浴池的边沿,单膝跪地同他纠缠。

一吻终了,叶修炽热的目光含着些笑意与欲望,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的人,似乎在等着他回答之前的问题。

蓝河稍微缓了缓呼吸,泛起了水光的眸子有点懊恼的看着眼前的人道:“没有这个危险。”

叶修满意的笑开了,翻了个身从水里探出大半个身体,搂住蓝河的腰在他耳鬓厮磨道:“什么都比不上你危险。”

 

蓝河最终还是被他拉进了浴池里。

 

从浴室折腾到卧室,再从卧室折腾回浴室,叶修庆幸自己曾经被蓝河按着跑了几年的健身房,这小管家真是比自己有远见多了。不过这话可不能跟蓝河讲,他几乎能想象到对方红到能滴出血的面庞。

虽然很可爱,不过还是算了。叶修遗憾的想。

所幸晚上叶修没有再要他,两个人难得睡了个安稳觉,第二天早上起得也比较早,蓝河经过一晚上的休息,身上的酸痛减轻了许多。

二人简单吃完了早餐,叶修还没想好今天要做什么,蓝河这边就接到了保安的电话,说是陶轩造访,他们没能拦下,车子已经放了进来。

叶修闻言皱了皱眉,食指敲了敲桌面道:“看来我们需要一批新保安了。”随即起身煞有介事的整了整睡衣的领子,“请陶总进来吧。”

“是,先生。”蓝河点点头,走向门厅,礼貌的将已经停好车子的陶轩请了进来,并一路引至了叶修所在的会客室。

陶轩一进去就看见某个“绅士”正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手里还把玩着一根雪茄,当下嗤笑道:“叶董真是好会享受啊。”

“客气了陶总,哪还有什么董不董的,叫我叶修就好。”叶修连头都没抬,随手往旁边的沙发上一指道:“随便坐啊。”

蓝河见状送上茶水后就适时地关上门退了出去。陶轩也懒得再寒暄,直接开门见山道:“母盘呢?可以还回来了吧。”

“还?”叶修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有点好笑地开口:“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那是我的私人成果,是我入股的资产,除非你拿得出我股份的对价,不然不好意思,我要拿这个来抵并不过分吧?”

陶轩的脸色有点难看,有些愤怒道:“你明知道以嘉世现在的情况,这根本做不到!”

“所以我才没提出这要求啊,这都不行?”叶修无辜的看着他。

“是你,擅自取走了母盘才导致嘉世股票暴跌的,你有什么资格在这种时候提这种要求?”

“哦,没资格啊,那咱们还谈什么?蓝河,送客。”

“陶先生,请。”早已在门外恭候多时的蓝河推门而入,并侧身让叶修走了出去。

“叶修,你不要太过分!”陶轩猛地站起来朝门口走去,却被蓝河拦了下来。

“不打招呼就把你赶出董事会,是我不地道,但你现在这样落井下石,又能比我好到哪里去?!”他恶狠狠地盯着叶修越走越远的背影指责着。

蓝河皱了皱眉,他从不怀疑,以陶轩此人的作风会在这种走投无路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反咬一口,但到了眼前他才发现他比他自己想象的可能要更不冷静一点。

本来这些日子以来,蓝河就在为自己何时应该身为叶修管家,而何时又应该身为叶修的恋人而迷惑不已,但不管是处于哪种身份,面对陶轩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他都觉得自己无法忍受。

蓝河几乎想都没想,手上猛一用力,就毫不客气的将不肯安分的陶轩按在了旁边的沙发上,随即迎着对方诧异的目光整理了一下西装的袖口,居高临下的冷声道:

“陶先生,就在您走动于各位董事之间,企图架空我家先生时,您知不知道轮回已经暗中收购了嘉世近19.5%的股份?”

“你说什么?”陶轩一愣,同时一个词瞬间撞入了他的脑海。

 

恶意并购。

 

 

TBC.



 
评论(6)
 
热度(87)
© 千里快哉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