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快哉疯

——————————————
漫天里璀璨的光辉 与你相遇时最美
——————————————
头像:CU
↓子博不要点推荐不要点推荐不要点推荐 否则下面这行字会消失哦↓
【子博:ylyst】
 

【叶蓝】绅士与管家(2-3)

*我可能是有点儿强迫症。不作死就不会死,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在考试期间给自己挖了这么个脑洞?

*我知道我OOC了,不过真的没办法,真心不擅长这类设定,反正下一次更新就会结束了,我这真是要挂科的节奏……orz

  前文在此  


2

叶修摇摇晃晃的楼着蓝河,大着舌头喋喋不休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浑身的酒气充斥了整个走廊,引得其他人频频侧目。

侍者耐心的引导着两人进入一间专门为来宾准备的客房,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砰”的一声,关在了门外。

叶修甩上房门之后,一个转身就把蓝河猛地抵在了门上,蓝河忍不住闷哼出声,还来不及反应,叶修就脱下了自己的礼服外套胡乱的糊在门上揉搓,一只手腾出来放在蓝河的颈侧,嘴唇凑过去隔着手掌发出几记响亮的水声。

“先生……?”蓝河手脚一僵,下意识的叫他。

“嘘。”叶修的酒意已经全部退去,此时眼睛里正闪着清明的光,他抬了抬下巴示意门外的方向,蓝河会意的点了点头,一边小心听着,一边任他继续在身边动作。

一身的女装早就让蓝河很不舒服,他索性趁机把脚上的高跟鞋踢了下来,顺便添油加醋的甩在了身后的门板和墙壁上。

叶修赞赏的蹭了蹭他的鬓发,直到听到门外的脚步声响起而且渐走渐远,两个人才松了口气停了下来。

蓝河这才有机会开口道:“看来董事会打算把您架空的事是真的了。”

“嗯,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么。”叶修转身一屁股坐上屋内的大床,懒洋洋道:“这次会收到邀请我还挺意外的,想必他们也不想让别人觉得他们做的太绝吧。不过今天一过大家恐怕就能明白,这里已经没我什么事儿了。”

蓝河皱着眉点了点头,从刚才在场内周围人对叶修不冷不热的态度就知道,这些人可能都事先得到了什么风声,在未确定之前都一致的选择了观望。

“反正我手里的股票陶轩暂时还搞不走,他们想怎么折腾嘉世就怎么折腾好了,只是属于我的东西谁也别想从我这里拿走。”

支撑了整个嘉世十年的“Glory”母盘,叶修打算把她收回来。

“但是这样一来,苏小姐也不适合再在这里待下去了。”蓝河俯身捡起叶修扔在地上的外套,拍了拍递到他手上道:“陶总既然对您出手了,下一个恐怕就是苏小姐了。”

“沐橙的事我已经安排好了,老板娘会帮我一把。”叶修接过外套,却没穿,而是反手披在了蓝河肩上,以抵挡屋内有些凉的空调冷气,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微型播放器,塞进蓝河手上道:“今天辛苦你了,拿着这个乖乖在这里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

“这里有什么?”蓝河接过播放器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

“掩人耳目的利器。”叶修非常绅士的笑了笑,放轻步子走至门边悄声道:“我出去之后你就把它打开,因为只有半个小时的长度,记得播完接着播,两个小时之内我没回来的话,你就打电话给老韩,让他带人来踢场子。”

“需要惊动韩队么?”蓝河惊讶。

韩文清是当地警署的大队长,跟叶修他们倒是有些交情。他一直以为叶修只是悄悄去收回自己的程序,被发现了也顶多是明着跟嘉世撕破脸,对于他们现在的情况既没有什么太大的帮助,但也不会变得更糟,只是叶修咽不下这口恶气罢了,所以蓝河也一直耐心的陪他演戏,不过现在看来竟然还是有危险的么?

“以防万一什么的,没事儿没事儿,等我啊。”叶修猫着腰在门边头都没回,说话就要推门出去。

“先生!”蓝河突然上前抓住了他的手腕,他想说让我替您去吧,但又知道这类东西自己根本搞不懂,一时之间竟有些无措。

叶修被他吓了一跳,一回头就看见对方一脸欲语还休的样子,随即心神一荡,赶紧稳了稳神安慰道:“没事儿,真没事儿,他们还能吃了我啊?我就是突然想到了随口一说,你还不知道我么,没把握的事我不会做的。”

蓝河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人向来都喜欢信口开河的,公司里的人又不是不认识他,还能怎么样呢?于是只得放开了手道声小心,然后就看着叶修猫一样的踱了出去。

他披着叶修的外套坐回床边,有点好奇的打开了微型播放器的按钮,只听一阵轻微的电流声过后,断断续续的传出了一些模糊不清的人声,好像是喘息又好像是哭泣……

蓝河皱着眉听了一会儿,随着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大,他忽然明白了这里面录的是什么,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情此时瞬间浮上脑海。

蓝河一时间羞愤难当,偏偏这东西又关不得,只得手忙脚乱的丢下了播放器,一个猛地把脑袋埋进了旁边的枕头里,假装自己是只鸵鸟。


“先生,您太过分了。”




3

叶修回来的时候就发现蓝河已经倒在床上睡着了,旁边远远地丢着那个小播放器早就停了不知道多久了,连电量都是满的,可见顶多就播过一次。

他看着蓝河有点发红的双颊心里暗暗好笑,小家伙还是脸皮太薄啊。可惜此地不宜久留,叶修只好打消了躺下来陪他一起睡一觉的念头,俯身把人横抱起来,借着月色匆匆赶回宅子去了。


第二天,当新闻上传来嘉世大乱的消息时,叶家也正进行着一场甜蜜的冷战。

“热巧克力,炼乳蛋糕,蜂蜜沙拉,糖醋里脊,拔丝香蕉。”蓝河机械的报着菜名,将碗筷向叶修的方向一推道:“先生,请慢用。”

叶修看着面前的一桌中西结合的甜食哭笑不得道:“小蓝,你是想让我得糖尿病么。”

“先生,您多虑了,得糖尿病并不是因为甜食,而是因为胰岛素分泌不足导致人体内的葡萄糖无法……”

“诶哟,我吃我吃,我吃还不行嘛,不用科普了。”叶修高举筷子表示投降,一边咬了口蛋糕,一边抱怨道:“你明知道我不喜欢甜食……”

“您昨晚辛苦了,补一补也是应该的。”蓝河木着一张脸道。

得,这是记仇了。

叶修本来还想问问他私藏的那条好烟怎么不见了,一看这情况也只能往张开的嘴巴里再塞上几口蛋糕,防止这张嘴再说出什么得罪了这位小爷。

话说到底谁才是主人啊?

叶修郁闷的灌完了一大杯巧克力。


越是冷战就越不能在家里缩着,要不然蓝河能一连几天都不理会他的诉求。深谙此道的叶修当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他摸着下巴想了想,先前嘉世的一堆烂事也算是告一段落,正好有时间着手推进一下人生大事,也是时候见见他的好参谋了。

“蓝河。”

“是,先生?”蓝河冷冰冰道。

“帮我联系一下沐橙,就说我今天下午有时间,可以陪她去逛逛街。”

蓝河一愣,随即脸色缓了缓道:“好的,先生。”

光是提到别人的名字就能让这人的脸色好看很多,可见自己这个大活人现在是有多不招待见。

叶修撇撇嘴,深觉自己这样下去是不行滴。


本来蓝河把叶修他们送到后就打算离开,无奈苏沐橙点名要他作陪,于是三个人就在常去的娱乐中心玩了一下午。期间叶修多次跑进洗手间,苏沐橙表示十分不解,蓝河只得尴尬笑笑道:甜食……利尿,先生今天吃的有点多。引得美女不顾形象的一通大笑,蓝河的气顿时也消了不少,这在一定程度上直接促进了叶修晚餐质量的大幅度提升。虽说有苏沐橙在,蓝河不会做出像午餐时那样的“特色菜”,不过也难保不会给叶修单独开个“小灶”什么的,他在这方面倒是一向很慷慨。


晚餐后苏沐橙像往常一样留下来过夜,蓝河十分欣慰的为他们打理好床铺,还很贴心的早早的道了晚安,然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叶修见他离开,手脚麻利的从衣柜旁边的暗格里拿出一套被褥来,熟练的铺在了卧室的地板上,显然是不知道干过多少次了。旁边苏沐橙趴在床上看着他笑道:“所以说,你们进展怎么样了,我们这戏什时候才能谢幕呀?”

“好意思说呢,我的好编剧。”叶修盘腿坐在铺好的被褥上,俨然一副秉烛夜聊的架势:“虽然之前在外面鬼混他好像是很不高兴,但是你不觉得他对咱们两个在一起这件事十分的喜闻乐见么?”

“诶,其实我也看出来了,小蓝也是为你好,想让你早点定下来吧。”

“我其实早就定下来了啊,问题是某些人太迟钝了啊。”

“他真的只是迟钝么?”苏沐橙托着下巴慢慢道:“你有没有想过,他要是不喜欢你怎么办?”

叶修沉默一瞬道:“那就想办法让他喜欢上我。”

“那……加油?”苏沐橙歪着头看他。

“……”叶修无奈:“听说我叫你来好像是让你帮我追人的?”

“天呐救命~”苏沐橙翻了个身把自己摊在大床上,“都帮你追了好几年了,能出的主意都出了,连我和云秀看过的电视剧桥段都用过了,我真的只能帮你到这了啊~”

“事实证明电视剧里说的都是骗人的,以后少看。”叶修一脸往事不堪回首。

“其实吧,你有没有想过打直球?”

“这个我们不是讨论过了么,以他的性格他肯定会逃走的。”

苏沐橙盯着叶修那张苦恼的脸看了一会儿,嘴唇一抿,心里悄悄的给某人道了个歉,随即狠狠心道:


“嗯,你说得对,他其实已经在逃了。”


TBC.




 
评论(11)
 
热度(106)
© 千里快哉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