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快哉疯

——————————————
漫天里璀璨的光辉 与你相遇时最美
——————————————
头像:CU
↓子博不要点推荐不要点推荐不要点推荐 否则下面这行字会消失哦↓
【子博:ylyst】
 

【叶蓝】绅士与管家(0-1)

*这两天调整心情的产物,非常不靠谱,完全没想过后续和框架。因为最近考试周,心情调整过来后估计也不会再写下去了,而且这个设定注定会OOC,所以一定慎看。

*灵感来自《蝙蝠侠》和《钢铁侠》,估计《钢铁侠》占得比重更大些?

*另,不要被开头骗了,因为完全不是你想的那样。


【叶蓝】绅士与管家

0

“骑士呢?!都愣着干什么!挑衅上啊!!”

“不行!CD还没结束!”

“胡扯!一个团有几个骑士?谁CD完了谁上!”

“已经全用完了……”

“什么?你们怎么不悠着点儿!跟君莫笑抢BOSS你以为这是闹着玩儿呢?!”

“所以才会变成这样啊……”

“我日……来不及了,血红了……”

“……撤吧。”

“撤。诶对,那个,蓝桥?”

“啊?”屏幕里顶着“蓝桥春雪”名字的剑客扭了扭头。

“找个人去看看他们爆了什么,看能不能用咱们手上的材料换一下,具体的你看着办。”

“……那我去吧。”

“行,辛苦了。”顶着“春易老”名字的狂剑转身离去,语音却依然清晰可闻:“这人不是A了很久么,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蓝河深吸一口气,操纵着屏幕上的“蓝桥春雪”向一打完BOSS就跑到角落里待机的“君莫笑”走去。

“哟,小蓝,好久不见。”刚刚还是待机动作的“君莫笑”突然滑稽的挥了挥胳膊。

“先生,我在休假。”蓝河的声音毫无波澜。

“我知道啊,这假还是我批的呢。”

“那您这是在干什么?我记得您的游戏已经A了一年多了。”

“哦?那么久了?看来是时候回归了。”

“……”

“好吧好吧,你明知道我是来找你的。电话关机邮件不回QQ不上,除了来这儿我还能有什么办法?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把账号卡收在展览柜里,可让我一通好找……”

“您找我有事?”蓝河及时打断他。

“哦,也没啥事,就是问问你啥时候回来。”

“我的假是您签的,您应该再清楚不过了。”

“不行啊,我后悔了,一个月太长了,你再不回来我就要饿死在宅子里了。”

蓝河微微皱眉:“我记得我请了保姆太太负责您这段时间的饮食起居。”

“诶,别提了,那位太太两天没来了,做的饭也很难吃,我一定要扣她的薪水。”

蓝河了然道:“您又做了什么。”

“……没。”

叶修看着屏幕上的蓝衣剑客那面无表情的系统脸莫名的有点心虚。

“既然如此我只好打电话另请一位保姆给您了。”

“不要,女人都是冲着钱来的,我会伤心的。”

“我会请位先生来。”

“不行,太难看的我会做噩梦。”

“请位帅气的年轻人。”

“那不就是你么,快回来吧年轻人。”

“……先生。”蓝河有点无语,这人为什么还跟小孩子时一样?

“嗯?”

“您还记得当初中断我休假的条件么?”

“记得。”

“那现在是有仇家上门?”

“没有。”

“公司倒闭?”

“没有。”

“宅子失火?”

“没有。”

“金库被盗?”

“没有。”

“贵客造访?”

“没有。”

“那请恕我没有理由提前结束休假。”

“蓝河。”

“是,先生?”

“我需要你。”

“……”

片刻沉默,叶修几乎能想象到对方正用手支着额头,无奈的在屏幕前轻轻叹气的模样。

更想见他了。

“那么……明天见?”叶修试探道。

蓝河深吸一口气道:

“明天见,先生。”

 

 

 “滴滴”两声轻响,厚实的的床帘徐徐向两边拉开,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瞬间铺满了整个卧室,无声的滑落在屋子中央埋在KING SIZE的卧床上的那个凌乱的身影上。

叶修不由皱了皱眉。

“早安,先生。”蓝河收起微型遥控器,手里端着准备好的衣物,漫步走向床边道:“现在是上午七点整,室外气温35摄氏度,空气质量轻度污染。今日的交通限制已经解除,但考虑到您体内的酒精含量,以及市内密集的人流和充足的警力,依然不建议您驾车出行。”

叶修轻轻地笑了笑,脑袋依然埋在枕头里声音听上去有点闷闷的。他伸长了胳膊向声源探了探,却什么也没碰着。蓝河见状会意的弯下了腰,让他乱挥的手搭上了自己的手腕。

“您的衣服……唔?!”

叶修抓着他手腕猛地用力,一下子把蓝河拽到了身边,狠狠的摔进层层的被褥里,手指灵活的解开了他西装的纽扣,随即扣住他的腰,把鸡窝一样的脑袋蹭至蓝河颈窝里,模模糊糊的开口道:“太早了,再睡会儿。”

蓝河被摔得有点儿发蒙,回神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叶修搞得一团乱遭了。他皱了皱眉伸手把掉落到旁边的衣物重新拿到手里,毫不在意的任他揽着自己,尽职尽责的提醒道:“今日的行程都在蓝雨,您跟黄少还约了今早八点的早餐会,现在不起床的话您就要迟到了。”

“谁跟他约了啊,他自说自话的根本没人答应他好么。”

叶修的鼻息喷在蓝河薄薄的白衬衣上,说话时嘴唇也轻轻的摩擦着布料,蓝河有点不自在的抬了抬手臂道:“但是您也没有拒绝,而黄少显然当真了。”

“那关我什么事。”

“先生?”蓝河语气里带了些不赞同。

“啊啊,好吧好吧。”

叶修翻身放开了他,伸出一只手臂挡在自己眼上,整个人呈“大”字型摆开在床上,嗓音懒懒的道:“那你今晚准备一下陪我去嘉世的晚宴,被黄少天这么一搅和,看来我今天是来不及找舞伴了。”

蓝河刚从叶修身旁坐起来,正整理身上的西装,闻言一愣道:“舞伴?我以为您是叫我开车送您?”

“想得美,我才不要一个人参加那么无聊的晚会。”叶修伸了个懒腰也坐了起来,揉了揉脑袋接过蓝河递过来的衣服接着道:“下午记得去老板娘店里一趟,让她帮你收拾一下,完事儿了六点开车来接我。”

蓝河不明白为什么叶修要陈果帮他,但既然他这么安排了想必有他的道理,于是他点了点头问道:“六点会不会有点早?晚宴是八点开始。”

叶修正系衬衣扣子的手顿了顿,一脸苦相的看着蓝河道:“你不是真打算让我跟那家伙谈到晚上八点吧?我宁愿被老韩拖出去枪毙五分钟。”

“您言重了,先生。”蓝河笑了笑道。“我去为您准备早餐。”

“我要喝冰咖啡。”叶修在他出门前说了一句。

“好的先生,我已经帮您热好了牛奶。”蓝河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这个管家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叶修笑着摇了摇头。

 

蓝河本名许博远,是叶修的父母专门教导出来留下来照顾他的管家。叶修见到他第一眼就被他眼里蓝色的光河吸引了,少年玩心正盛,随口就这样叫开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改口。虽然蓝河比叶修还小几岁,但却非常的会照顾人。相处了十多年,叶修已经越来越离不开这个小管家了,除了已经成为习惯之外,恐怕还有那么一点儿不太能说的出口的原因。

不过这原因目前还只有叶修一个人知道。

哦不对,其实还有一个人。

 

手机的震动打断了叶修的思路,他抬眼示意了一下还在滔滔不绝的黄少天,起身出去接电话了。

“喂?”

“咳、嗯,先生。”蓝河的声音显得很不自在。

叶修无声的笑开了,依旧跟个没事儿人一样问道:“嗯,怎么了?”

“……您知道的吧,我想问的事。”蓝河突然就淡定了,因为他对叶修的语气实在是太熟了,尤其是这种鬼点子得逞的感觉。

“唔……不知道啊,出什么事了么,小蓝?”

“先生,路上很堵,我可能要晚点再去接您了。”

“诶别啊!我错了我错了。”叶修向走廊的落地窗边走了两步,俯视着街景苦哈哈的道:“你也知道这是舞会嘛,都是带女伴去的,所以只好先委屈你一下。”

“您应该带苏小姐去的。”蓝河无奈道。

叶修心中一动:“这不是没顾上么,再说这次并不是单纯去玩的,带她不方便。”

听他这么一说,蓝河瞬间就心领神会了,随即皱了皱眉道:“您该提前跟我说的。”因为他一点准备都没有。

“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嘛!”

“正如您一贯所做的。”蓝河无声的叹了口气道:“我正开车往蓝雨来,请您十分钟后下来,我恐怕不能上楼去接您了。”

虽然对方看不到,叶修还是非常理解的点了点头:“害羞?”

“……一会见,先生。”

就不能别说出来?蓝河默默地关了蓝牙。

 

 

TBC?


 
评论(22)
 
热度(139)
© 千里快哉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