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快哉疯

——————————————
漫天里璀璨的光辉 与你相遇时最美
——————————————
头像:CU
↓子博不要点推荐不要点推荐不要点推荐 否则下面这行字会消失哦↓
【子博:ylyst】
 

【胜出】白鹤报恩事件

*借用了白鹤报恩的故事


【胜出】白鹤报恩事件

 

爆豪胜己,一个猎人,一个脾气很不好的猎人。

他最近过得十分不顺。

前几天,先是本要当做晚餐的猎物被不慎逃走,害得他痛失主菜。次日又忽逢大雪封山,导致他无法进山打猎。而现在,他家的厨房正徐徐地冒着黑烟,罪魁祸首还一脸期待地捧着一碟黑糊糊的不明物质朝他眨巴眼。

爆豪不生气,爆豪只是有股想要把它们戳瞎的冲动。

“废久,你这白痴在干什么……”他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

 

绿谷出久,一个被大雪困住,并不幸被爆豪胜己收留的旅人。

大概。

 

“都说了别那么叫我了……”绿谷明显对爆豪的称呼有点抵触,但很快又振作起来“小胜快来尝尝,这是我给你做的早餐!”

“早餐?”

爆豪一把抓起绿谷的领子并扯到自己跟前,一边逼视着他一边指着盘子里的东西吼:“你管这滩烂泥叫早餐?你是想毒死我是吗!”

“咳咳,不是小胜,我没有这个意思……”绿谷被扯得跌来撞去的,爆豪比他高,他不得不踮起脚扶住爆豪抓着自己的手臂才能站稳。“虽然不好看,但是很营养的,我还加了野猪肉……”

“哈?你再说一遍??”爆豪这回双手都用上了,掐着绿谷的脖子,通红的眼睛里简直能冒出火来。

“你把我的猪怎么了??!”

 

野猪肉,爆豪胜己仅存的肉类储备,于这大雪封山之际告亡了。

断肉,简直是仅次于吃不到辣的痛苦折磨。

 

绿谷出久被晃得够呛:“小、小胜……你冷静一点!”

“我很冷静,我冷静地在想要怎么把你炸飞!”

 

最终,考虑到雪崩的可能性,爆豪也还是没有把绿谷炸飞,并噼里啪啦地重新为两人做了一顿简便的早饭。

 

爆豪狠狠地用叉子把食物送进嘴里,一边狠狠地咀嚼一边狠狠地瞪着对面小心翼翼吃饭的人狠狠地想,他真是脑子秀逗了才会答应收留这个废久。

反正雪停了这货就没有赖在这里的借口了,尽管死远一点不要让他再碰见。

 

可是,雪,就没停。

麻烦,也就没停。

 

打扫,整理,洗衣,做饭。绿谷出久每天都在用自己并不高明的技能,十分有想法地照顾着爆豪胜己。

而面对家里时不时多出来的黄不拉几的“小鸡”玩偶,和被洗得冻成狼牙棒一样硬的皮毛,以及永远漆黑一片的早餐,爆豪的回应也很“热烈”

他Boom!Boom!地连人带其制造的垃圾一起,扔到屋外反省。

 

“小胜太过分了。”绿谷坐在雪地里,抱着玩偶小声道,“allmight才不是小鸡。”

allmight?那是什么?

靠在门里的爆豪很“不小心”地听到了绿谷的碎碎念。

好在入夜之前,爆豪还是把绿谷和已经跟他冻成一体的鹅黄色玩偶——管它是鸡还是什么的,拎了回来。


“脏死了,给我擦干净再进来。”爆豪十分粗鲁地把一块已经烤的温热的布扔在绿谷脸上。

“唔,谢谢小胜……”绿谷被暖暖的气息糊了一脸,快被冻僵的脑子重新运作起来。

小胜真的是个大好人。他想。


没错,他已经完全忘了自己是如何被扔出去的。


紧接着第二天,他们就遭到了隔壁小镇镇长的投诉。

“爆豪先生!请你控制你自己!”饭田的手刀在空气中劈来劈去,“过多的爆炸是会引起雪崩的!雪崩是很可怕的事情,请以整个镇子的大局为重!”

 

饭田天哉,一个兢兢业业的小镇长,再强调一遍,兢兢业业。

 

“哈?!”爆豪正拿着一杯水,看到饭田后手上的火星噼里啪啦,想到自己这么久以来的遭遇,就很想揍人,何况这里还送上门来一个。

 

“对不起,其实都是我的错……”绿谷有点虚弱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

 

没错,就是这么毫无悬念,绿谷出久病倒了。别看他现在哼哼唧唧地瘫在床上,却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为爆豪洗衣做饭做贡献的伟大事业。

他正试图起床去向饭田解释,却再次失手打碎了床头的水杯。

嗯,再次。

“你给我老实待着什么也别碰!!”

爆豪胜己忍无可忍地怒吼着,并一把捏碎了手上的最后一个。

饭田指着远处白皑皑的雪山,急切而小声地提醒:“爆豪先生!请注意声音!声音!”

“……可恶!”爆豪双掌间的火星噼里啪啦了又噼里啪啦。

都是废久这个弱鸡的错!

 

这期间本来停了几天的大雪,在绿谷病好之后又再次下了起来,而他那颗想要照顾爆豪胜己的心也跟着越发强烈起来。尤其是他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就一直处在被照顾的那一方的位置上,这跟他计划好的完全不一样。

 

这一天,他终于鼓起勇气,找到了正在木屋外砍柴的爆豪。

“小胜……你有线吗?”绿谷期待地看着他,却又不太敢看他。

“线?什么线?你又要干嘛?”爆豪现在一看见他这样子就浑身警惕。

“我、我想要织布!”

“……你要干什么玩意儿???”

爆豪简直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绿谷出久,一个什么都干不成的废久,现在居然一本正经地跑来跟他说要织布?

“我看你扯个布头都费劲,还织布?怎么织?拿你的脑壳子织吗??”爆豪送了他一个白眼,接着挥起斧头来。

他腰间系着外套,脖子上挂着毛巾,一起一落都充满力量,在这隆冬之中大汗淋漓。

绿谷并不放弃,他就是想为爆豪做点什么,哪怕就是最普通的洗衣做饭收拾屋子。

虽然爆豪几次都威胁他不要干了,但他还是默默地做着,只是不再像一开始那样不得要领,而是悄悄地学着爆豪的样子,按着爆豪的习惯去做,爆豪慢慢的也就默许了,说要把他赶走的话也越来越少了。

但他觉得这些还不够。

毕竟爆豪是他的救命恩人。

然而什么都不知道的爆豪这次是铁了心,不管绿谷怎么说,他就是不予理睬。

简直得寸进尺,废久是想把他家当成什么了?这次织个布,下次就直接开染坊了吧??这是他爆豪胜己的家,还拿不拿他当个一家之主了?!

 

次日,爆豪去小镇上换食盐,无意间瞄到了一个以前经常被他忽视的小店。

他不知怎么的忽然想起绿谷出久那张烦人的脸,就emmmmm……

还是低咒一声,走了进去。

 

“喂!大饼脸!给我包点线!”爆豪一进门就把背上成捆的柴摔在桌子上,身上的气场凌厉地诠释着两个字:生气。

“诶?爆、爆豪君?”丽日御茶子受到了惊吓,各种意义上的。

 

丽日御茶子,一个软萌可爱的妹子,在这个小镇上开着一家小小的手工编织店。

 

“你……要买线?”她不确定地问。

“啊?!老子买线有什么不可以吗?!趁我还没改变主意快点!”

爆豪拍着桌子催促,他一想到自己来这的原因他就暴躁。

“好、好……那要什么颜色呢?”

其实爆豪本来想说无所谓的,但是一想起某人的脑袋就……

“……绿……啧!随便!!”

想都不要想,他不会说的!

丽日御茶子干笑了两声,默默帮他包了绿和白两种颜色。

 

“真是多管闲事的女人……”

爆豪拿着线回到了自己的小木屋。当看见绿谷出久瞬间变亮的眼睛不是冲着他,而是冲着他带回来的线之后,心情变得非常不爽,非常。

可就在他发作之前,绿谷出久已经抱着那包线钻到房间里咔嚓咔嚓地织起布来了。

废久这是玩真的啊?

爆豪意外,爆豪欲推门查看,却被突然重新出现在门口的绿谷挡在了外面。

“小胜,你千万不能偷看。”

绿谷出久表情严肃,严肃得有那么一瞬间,确实把爆豪给唬住了。

“……谁要偷看啊?!我才不稀罕!”

 

布确实是织出来了,可是,该怎么说。

说它品相太差吧,不知绿谷往里面加了什么,使得布料在阳光下看上去银光闪闪的;可说它好看吧……这么抹布一样的一团一团,拿来能有个屁用啊?!

 绿谷出久也很无奈,他确实技术有限,还在摸索学习中。

“如果可以的话……小胜就拿去卖了补贴家用吧……”绿谷说得特别没底气。

“这种破烂儿谁会要啊?!”

爆豪胜己Boom!地一声把布团炸到了屋子的角落里。

绿谷出久紧了紧拳头,然后无言地转身回到房间里,继续埋头工作。

爆豪勝己听着隔壁那咔嚓咔嚓的声音心里愈发烦躁,史无前例地烦躁。

终于,他不打算忍了,他走到声源处的那扇门旁,暗搓搓地开了一道小缝,将脑袋凑了过去。

屋内柔和的光透过门缝挤成一线打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将他骤然放大的瞳孔劈成了两半。

这……!?这不是他一个月前飞走的晚餐吗?!!爆豪勝己看着屋内的景象脑内的信息各种爆炸。

 

只见不知绿谷出久哪里弄来的织机,正兀自咔嚓咔嚓地织个不停,再看屋里哪里还有绿谷的影子,只有一只羽翼秃了半边的白鹤在一旁不断挣扎。

 

那白鹤脚上带伤,头上还顶着一撮绿毛,根本就是爆豪一个多月前被不慎逃走的晚餐主菜!

 

“小……小胜!!”

绿谷出久惊慌的声音突然传来,白光一闪,屋里的那只鹤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坐在地上露着大半个肩膀,衣衫不整的绿谷出久本人。

大概本鹤更恰当。

“废久,你……”

爆豪后面“不是人啊”几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被绿谷悲伤的话语打断了。

“既然被你发现了,我就不能再待在这里了。”

“……哈?”爆豪费解。

“没错,我就是一个月前被小胜救了的那只白鹤,我本来是回来报答小胜的,可是却反而给你添了很多麻烦……”

“……救?”爆豪没有,爆豪从头到尾都是认真想要抓主菜的。

“allmight大仙鹤教给我很多照顾人的方法,可惜我还没完全掌握……”

“……”所以那只黄不拉几的玩偶也是只鹤?

“……和小胜在一起的日子我过得很开心,对不起小胜没能帮到你任何忙,我现在必须走了嗷呜呜呜呜……”绿谷出久说着说着,双眼里的泪水就跟泉涌似的碰射出来,一边喷一边慢慢往门口挪,还真的是要走的架势。

“等等!”爆豪胜己箭步过去,一脚踹在门上,把刚被绿谷出久打开一条缝的木门狠狠合上。

“胆敢瞒了我这么久还想说走就走吗?!”

爆豪胜己维持着踹门的豪放姿势,十分顺手地一把将绿谷出久扯到眼前。

“废久,你还欠我一顿晚饭呢!!”

“……啊?”

绿谷出久挂着两泡儿泪,看着眼前心情似乎很好的人一脸似曾相识的费解之色。


屋外,大雪终于停了。

 

 

——END——


赶上了个尾巴。

想着既然写了就发出来吧,难得赶上这个特殊的日子。

他们真可爱啊~

 
评论(8)
 
热度(59)
© 千里快哉疯|Powered by LOFTER